解讀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年宏觀調控更重結構調整

2019年12月12日22:13  來源:人民網-金融頻道
 

人民網北京12月12日電 (章斐然 劉然 李楠樺 申佳平)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舉行。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總結2019年經濟工作,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2020年經濟工作。

會議肯定了今年以來我國在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高質量發展、做好“六穩”工作以及打好三大攻堅戰等方面取得的成績,分析了當前及未來一段時期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並圍繞貫徹新發展理念、打好三大攻堅戰、確保民生、實施宏觀調控政策、推動高質量發展、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等六方面部署明年重點工作。

多位專家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指出,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內容顯示出,中央對今后一段時間我國經濟發展,在要求上將更加側重“質”而非“量”,在施政上將更加側重結構調整,注重政策效率與協同。同時,一些新提法、新表述預計也將為明年經濟工作帶來新亮點。

總結今年以來經濟形勢:更有“質”感

會議認為,今年以來,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的復雜局面,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全黨全國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高質量發展,扎實做好“六穩”工作,保持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三大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精准脫貧成效顯著,金融風險有效防控,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改革開放邁出重要步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繼續深化,科技創新取得新突破,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提升,“十三五”規劃主要指標進度符合預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新的重大進展。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蔡浩認為,會議對今年以來經濟形勢的定調,主要體現在保持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三大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改革開放邁出重要步伐等方面,這與市場預期基本一致。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証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盡管今年以來我國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會議定調總體較為積極,說明中央層面對當前經濟發展的成績總體是滿意的。“尤其是例如‘三大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科技創新取得新突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新的重大進展’等表述,顯示出中央更加側重對經濟發展之‘質’而非‘量’的評價。”

部署三大攻堅戰任務:排序有變

多位專家注意到,此次會議通稿內容對三大攻堅戰的排序有所改變,脫貧攻堅被放到靠前的位置,而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則由首位調整到靠后位置。

蔡浩指出,對三大攻堅戰的表述,今年與去年有較為明顯的差異,防風險由去年的首位降到了最后一位。這一方面是因為經過過去幾年的去杠杆,我國宏觀杠杆率過快上升的勢頭得到抑制,金融風險趨於下降﹔一方面則是因為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年份,脫貧攻堅任務的重要性自然會有所提升,作為三大攻堅戰的首要目標也就順理成章。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產業部副主任卞永祖指出,這說明過去一年金融監管部門多措並舉,金融風險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在防范金融風險攻堅戰中取得了一定的進展。“從中也可以判斷出,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幾率不大。”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說。

“但這樣的表述不意味著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已經告一段落或是宏觀杠杆率隻需要保持緩增即可。”魯政委指出,“此次會議仍然要求要保持宏觀杠杆率基本穩定,壓實各方責任,體現了對防范風險不鬆懈的態度。”

定調明年宏觀政策:側重結構調整

多位專家指出,此次會議在定調明年宏觀調控政策時,更加側重結構調整,不會採取大規模總量刺激手段,而是注重政策效率,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

魯政委指出,從通稿的排篇布局來看,在對明年重點工作的排序上,對於“量”的要求放在較為靠后的位置,所佔篇幅較少,而“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被排在首位。這體現出,我國當前經濟所面臨的挑戰主要還是結構性的問題,而非周期性的問題,需要用調結構的方式去應對解決。而“必須科學穩健把握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是新提法,說明逆周期調控的總體力度要求是溫和的,重在補短板。

蔡浩認為,相比去年會議“強化逆周期調節”的措辭,今年提出了更高要求,強調“要科學穩健把握宏觀政策逆周期力度”。考慮到今年在描述形勢時提到了“結構性、體制性、周期性問題相互交織”,並再度重提了“三期疊加”影響,明年的逆周期力度可能會與市場此前預期有所不同,大規模總量刺激不會出現,而是會更加注重對結構層面的支持。

例如,在對財政政策的表述上,強調“更加注重結構調整”,去掉了去年“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的表述,而是強調“保工資、保運轉、保基本民生”。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指出,此次會議在對運用財政政策加快經濟結構調整方面的表述尤為清晰。即在結構調整中,“堅決壓縮一般性支出”,重點支持“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制造、民生建設、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和民生領域。

定調未來貨幣政策:靈活適度

此次會議還確定,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降低社會融資成本。

曾剛認為,今年的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靈活”是新表述,反映出中央對當前復雜內外部形勢的應對態度。一方面,貨幣層面上,由於防風險的主要任務已從過去的總量控制轉化為存量風險的處置和化解,貨幣保持合理充裕,可以為實體經濟的結構調整、降低融資成本創造一個更好的貨幣金融環境﹔另一方面,當前內外部環境仍存在較多不確定性,因此貨幣政策還需要保持一定的彈性空間,根據實際情況進行決策。

董希淼指出,穩健仍是貨幣政策主基調。而“靈活”意味著未來貨幣政策將根據經濟增長、物價趨勢等內外部因素變化來進行更為靈活的調節﹔“適度”則意味著雖然調節的頻率可能加大,但幅度不會太大。

此外,會議還強調了要“健全財政、貨幣、就業等政策協同和傳導落實機制”,“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要同消費、投資、就業、產業、區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導資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制造、民生建設、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

董希淼認為,這體現出對政策效率和投資效果的要求。投資要更加市場化,並且要投向產業鏈條較長,對上下游有帶動作用,可以吸納較多就業崗位的行業。

(責編:章斐然、劉然)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