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家銀行年報至今無影蹤  “審計工作未完成”成為“擋箭牌”?

2019年05月17日08:29  來源:証券日報
 
原標題:18家銀行年報至今無影蹤 “審計工作未完成”成為“擋箭牌”?

  與上市銀行要求披露的年報截止日期相同,已發行金融債券的商業銀行按規定也應於每年4月30日前披露年度報告。

  而《証券日報》記者發現,截至目前,共有18家銀行去年年報玩兒起了“失蹤”。這些銀行所給出的年報延期披露的理由也多集中於“審計機構無法如期完成年報審計工作”。

  一位不願具名的某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師對《証券日報》記者表示,因審計報告未完成而造成年報延期披露的情況確實存在,同時,銀行類金融機構的財務數據審計也相對復雜。“但也應注意是否存在個別銀行借法規中規定的特殊理由,來鑽延期披露年報的空子。”

  延期披露年報銀行數量

  較去年有所增加

  根據《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金融債券發行管理辦法》及其他相關政策規定,商業銀行作為金融債券發行人,在金融債券存續期間,應於每年4月30日前披露前一年度業績報告,披露內容包括銀行上一年度的經營情況說明、審計的財務報告以及涉及的重大訴訟事項等。而因特殊原因,發行人無法按時披露以上信息的,應向投資者披露延期公告說明。

  對於發行金融債券的各家商業銀行來說,及時如期披露年報既是監管規定,也是對投資者了解其經營情況的一種負責任的表現。但《証券日報》記者梳理中國貨幣網披露的信息發現,仍有部分銀行未按規定如期披露年報。截至目前,共有18家銀行發布了2018年年報延期披露的公告。延期披露年報的銀行數量較去年的17家又有所增加。

  上述18家年報延期披露的銀行中,既有股份制銀行也有城商行和農商行,其中農商行數量佔比最多,高達11家。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延期披露年報的銀行以小型地方銀行為主,但也不乏“知名”銀行的身影,這其中就包括全國性股份制銀行——恆豐銀行,該行不但2018年年報將延期披露,其2017年年報至今仍無影蹤。而錦州銀行則是上述銀行中唯一一家上市銀行,該行於2015年12月份登陸香港聯交所,成為H股上市銀行。

  據了解,多數銀行把年報披露時間延期至6月底前,這些銀行分別為:吉林銀行、保定銀行、湖州銀行、邯鄲銀行、攀枝花市商業銀行、南昌農商行、山東壽光農商行、蕪湖揚子農商行、山東諸城農商行、景德鎮農商行、山東廣饒農商行。而山東博興農商行、安徽桐城農商行、山東鄒平農商行則將年報披露時間延期至7月底前。此外,恆豐銀行、錦州銀行與成都農商行並未公布年報延期披露時間。錦州銀行表示:“本行正與審計師密切合作,向其提供所有要求的資料及文件,以盡快完成審計工作”。

  而公告顯示,浙江衢州柯城農商行年報本應延期至5月15日披露,但截至記者發稿,尚未在相關網站中發現其去年年報的披露信息。該行相關人士5月16日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昨日(5月15日)承銷商上傳我們年報時出了一些問題,應該會在今日對外發布2018年年報。”

  大部分銀行將延期披露原因

  歸咎於審計工作尚未結束

  18家年報延期披露的銀行,雖然給出的原因各有不同、五花八門,但相當一部分歸咎於“審計工作尚未結束”。

  明確表示因審計因素導致年報延期披露的銀行數量超過半數,“審計工作尚未完成”、“審計工作業務較多”、“會計師事務所無法按規定時間出具審計報告”等說法出現在多家銀行年報延期披露公告中。

  此外,還有部分銀行給出的延期發布原因為“內部審批未完成”、“無法完成內部流程”、“年報編制工作進度慢於預期”等。

  “因審計工作未完成,從而導致年報無法如期披露的情況確實存在。”上述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師對《証券日報》表示,主要的原因是財務數據定不下來,另外還有一些非常見的原因,導致可能的收入無法確認、成本無法確認,事務所層層質量檢查等,而銀行類金融機構的財務數據審計也相對復雜。但該人士同時指出,要防止個別銀行利用相關法規中規定的特殊理由,來鑽“因特殊原因,年報可以延期披露”的空子。(呂 東)

(責編:朱江、章斐然)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