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跑得比規模快”  消費金融機構“割愛”線下業務

劉琪

2019年04月26日08:24  來源:証券日報
 
原標題:“成本跑得比規模快” 消費金融機構“割愛”線下業務

   居民消費市場雖然蓬勃發展,但是依托消費市場發展的消費金融公司業績增速卻並未“同步”。

   隨著上市公司年報的披露,多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2018年業績情況也陸續浮出水面。雖然頭部消費金融公司營業收入依然保持較高增長,但是已披露業績的包括招聯消費金融(以下簡稱“招聯”)、蘇寧消費金融(以下簡稱“蘇寧”)、海爾消費金融(以下簡稱“海爾”)等在內的10家消費金融公司,合計實現淨利潤僅為44.35億元,同比下降1%。

   對此,麻袋研究院認為,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盡管擁有金融牌照,背靠銀行、上市公司,且不斷增資擴股,但盈利增速依然乏力,主要是行業整體競爭加劇,合規成本及運營成本大幅上升導致。

   值得關注的是,近期平安普惠、維信金科、宜人貸等非持牌金融機構都已經關閉或正在收縮線下業務。同時,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信”)、中銀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銀”)等頭部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也在改變線下模式。

   “消費金融機構關閉線下門店或者調整線下業務主要包括政策風險、運營成本高、網貸備案延期、資金方產品期限偏好及‘飛單’不斷五大原因。”有分析人士對《証券日報》記者分析表示。

   消費金融機構

   正在收縮線下業務

   近期,中國平安集團聯席CEO陳心穎在2018年年報發布會上表示,截至2018年末,陸金所控股旗下的平安普惠的貸款余額為3700億元,5年內實現貸款余額增加20倍。2018年9月份,平安普惠已經關閉全國834家線下門店,變為全線上經營。

   事實上,收縮線下業務的不止平安普惠一家公司,維信金科、點融網、你我貸、PPmoney、宜人貸等都已經關閉或正在收縮線下業務。

   據維信金科年報顯示,2018年10月10日起,維信金科集團就出售線上至線下業務平台訂立協議,並自該日起逐步停止實現線上至線下信貸產品。在運營戰略及獲客方面,宜人貸正在逐步消除線下推薦渠道,並計劃在2018年年底實現全線上獲客經營。

   麻袋研究院研究員王詩強分析認為,消費金融機構關閉線下門店或者調整線下業務的主要原因,包括政策風險、運營成本高、網貸備案延期、資金方產品期限偏好及“飛單”不斷五大原因。

   從政策風險來看,近三年監管部門對於套路貸、校園貸、超利貸等打擊力度越來越大。一些地區特別在中西部地區,在線下展業的消費金融機構舉步維艱、甚至面臨著被取締的風險。

   另外,由於參與機構眾多,導致線下獲客越來越難,消費金融機構運營成本也就不斷攀升。“線下獲客成本高,一般是針對借款客戶發放金額10萬元-20萬元、24期-48期的借款產品收取更多息費,來抵消獲客成本。但是,正如前文所述,期限越長,風險越難以控制。因此,除了純導流模式,對於期限超過24期的借款產品,信托、消費金融公司等資金合作方都不願接受,或者根本不合作。部分機構甚至僅合作線上消費信貸產品,且要求借款期限在12期以內。”王詩強指出,對於長期限產品的融資成本,資金方要求也高,這就導致消費金融助貸機構的盈利進一步收縮。

   而在網貸監管方面,除了“三降”要求以外,網貸備案又多次延期,網貸平台必須砍掉開銷成本更大的業務,來降低運營成本。而線下門店租金、銷售人員工資就是大頭,必然是首先需要“優化”的對象。

   此外,“飛單”在消費金融公司的客戶經理間出現,各家消費金融機構基本上都會出台相應的處罰措施,但是為了多拿提成,“飛單”依然時常發生。不僅增加了公司的運營成本,操作不規范給客戶帶來損失,也給公司帶來風險。

   但是,關閉線下門店並不意味著消費金融機構完全放棄線下業務。這一舉措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降低運營成本、規避政策風險。據麻袋研究院了解,部分消費金融從業機構關閉線下門店,不再招聘新的客戶經理,但是還在與外部機構和個人從業者合作,只是不再簽訂雇佣合同,而是合作協議。這樣,客戶經理或者從業機構就變成了為消費金融機構推薦客戶的純導流機構。

   金融科技賦能消費金融

   實現降本增效

   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在經歷了2017年業績大提速后,2018年部分公司的增長后勁似乎開始不足,持牌消費金融的盈利也從集體快跑向兩頭分化變陣。總體來看,前述被統計的10家消費金融公司業績顯示,2018年淨利潤同比下降1%。

   “消費金融公司的整體淨利潤增速必然大幅度下滑。”麻袋研究院認為,主要原因在於:一是部分消費金融公司業績大幅下滑,拖累整體。據統計,與2017年相比,捷信、馬上、海爾、中郵等消費金融公司保持高速增長,但是捷信僅增長5%,中銀、蘇寧、華融等消費金融公司更是同比下降59.3%、79%、88%,嚴重拖累整體業績。

   二是行業整體運營成本增加。去年招聯、捷信等頭部消費金融公司營業收入增幅均超過淨利潤,部分公司甚至出現營業收入增長、淨利潤負增長的境況,這也就說明各家消費金融公司營業成本出現了大幅度增加。

   “監管要求持牌金融機構風控不能外包,對於違規經營,監管給出了6張罰單,遠超往年,迫使各家平台不斷招兵買馬、積極整改、加大研發和風控投入,再加上各類金融機構紛紛參與消費金融業務,獲客成本大幅度增加,種種原因導致整體營業成本增加,淨利潤增速放緩就不可能避免。”麻袋研究院指出。

   此外,部分成立時間較早的頭部消費金融公司通過股東資金、發行ABS等方式以較低成本募資,獲得較高利潤,加劇了消費金融公司的業績分化。

   與此相應的是,為了降低成本,不少消費金融機構都開始借助大數據風控、人臉識別、智能機器人、光學字符識別技術等金融科技手段來提升效率、優化成本。

   例如,招聯自主搭建的“天網”風控系統,使用人臉識別、機器學習、大數據等人工智能領域先進技術,以消費金融場景為依托,構建了覆蓋貸前、貸中、貸后各環節的風險管控能力,系統自動化審批率達99%以上。在極大地提升審批效率、改善用戶體驗的同時,也降低了人工審批的成本。

   捷信去年開始採用ALDI模式來降低運營成本,提高運營效率。在ALDI模式下,捷信直接培訓商戶店員或店長,讓商戶直接為客戶辦理產品分期,不再經過捷信銷售人員。

   “總體來看,消費金融行業方興未艾,但是短期來看,隨著消費金融領域玩家不斷增加,監管政策也越來越嚴格。”麻袋研究院建議,各家消費金融公司要不斷加強自身合規風險管理,息費收取方面堅守合規底線,不與714高炮等違法違規平台合作,謹慎選擇線下合作渠道商,謹防詐騙集團偽裝成渠道商違規展業帶來潛在聲譽風險,充分利用金融科技展業、加強自身競爭力,實現彎道超車。

  

(責編:朱一梵、仝宗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