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通訊錄 ● 高利貸 ● “擼口子”

爆通訊錄“擼口子” 現金貸亂象何時休?

2019年01月07日07:57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2000%

目前現金貸的平台有四個層次:

第一層是以支付寶和微眾銀行為代表,年利率在18%至24%左右的平台﹔

第二層是名義上利率控制在36%左右,但是實際利率在年化200%以下,這是目前主流網貸平台的區間﹔

第三層是年化利率在200%至500%之間的小現金貸平台﹔

最高的則是年化利率在500%至2000%區間,也就是所謂的超利貸。

“我們和借貸人半毛錢關系都沒有,催債人經常大清早打電話過來罵臟話,太惡劣了。”因不熟悉的朋友在現金貸平台借款逾期,吳娜(化名)近日遭遇通訊暴力催收。

聚投訴平台顯示,和吳娜一樣被暴力催收的人並不在少數。借款人逾期后,催債人採用“爆通訊錄”的手段向借款人通訊錄中的親朋好友施壓從而逼迫借款人還款,這也成了催收公司的通用做法。

事實上,國內現金貸經過整頓后雖有較大改觀,但“擼口子”、高利息、“爆通訊錄”等亂象猶存。某大型互聯網公司旗下網貸平台法律合規負責人盛凱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違法成本低是現金貸亂象屢禁不止的根源。

暴力催收

“大清早莫名其妙被人罵一通,特別糟心,擾亂了我的生活。”吳娜最近很煩惱,因不相關的人借款逾期而“被電催”、被肆意辱罵。

據吳娜介紹,其一位不太相熟的朋友在一家叫“功夫貸 ”的平台借款,但未正常還款。之后,借款人手機通訊錄裡的很多人都接到了催收電話,包括家人、朋友和一般交往的同事和商業伙伴,甚至一些僅有一面之緣的朋友也收到了催收公司的電話。

而這並不是個案。聚投訴平台顯示,截至2019年1月3日,涉及到功夫貸的投訴帖達509篇,投訴理由集中在“爆通訊錄影響家人生活”、“惡意盜取通訊記錄”、“變相高利貸”等方面。

吳娜稱,“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借貸平台憑什麼盜用個人信息,催收公司憑什麼肆意辱罵他人,太惡劣了。”

對此,功夫貸客服人員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明確表示,申請借款是必須要導入電信運營商和手機通訊錄的,平台系統會讀取相關信息。此外,借款逾期由第三方公司催收,會對個人生活造成影響。

那麼,當催收公司致電借款人通訊錄聯系人的過程中存在辱罵等不規范行為時,平台方是否會干預呢?

對於這一問題,功夫貸客服表示,催收是委托給第三方的,具體由催收公司處理。這是催收方的問題,客服方面並不了解。

盛凱指出,電話催收是現金貸主流的催收方式,催收機構為了賺取高額提成是不擇手段的,如果借款人本人失聯或者拒絕還款,催收機構無奈之下也隻能向借款人身邊的人下手了。

某催收公司創始人陳清雲(化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一般情況下,借款人逾期,起初是借貸平台和借款人直接交涉,借貸平台和借款人交涉未果、逾期期限較長的才會委外催收。

陳清雲坦言,“爆通訊錄”是業內在電催時普遍採用的方法,在與借款人溝通無果后,採用“爆通訊錄”的方式給借款人營造大量的外部壓力,逼迫借款人還款。“起初是傳遞信息,后續就可能開始施加壓力,逾期越久,電催的頻次會隨之增加,期間存在紛爭也難免,畢竟好好說話都較難要回借款”。

“高利貸”

事實上,“爆通訊錄”僅暴露了現金貸亂象的冰山一角。國內現金貸經過整頓后雖有較大改觀,但仍存在“擼口子”、高利息等亂象。

其中,利率畸高是現金貸的通病,也是當下行業的“不治之症”。因為現金貸小額分散、高頻、高逾期的屬性決定平台需要更高的利率覆蓋出借成本,這就導致明面上現金貸平台都表示綜合年化利率不超過最高法給出的36%紅線,實際上則通過各種手段規避年化利率上限的要求。

盛凱直言,現金貸就是高利貸,當下現金貸最突出的問題仍然是利率畸高。現金貸平台一般通過息費拆分、收取砍頭息、手機回租、捆綁銷售保險、強制銷售會員卡等形式變相規避民間借貸36%的年化利率上限。“不只是現金貸平台,很多比較激進的持牌金融機構也在鋌而走險,現金貸確實是暴利的生意”。

吳娜表示,其朋友在功夫貸借了3萬元,大概逾期兩三期后,可能要還1萬元利息。

鮑先生則在聚投訴發帖投訴稱,“功夫貸就是高利貸,都沒人管管嗎?我借了13500元,分了12期,每期要還1633,這樣一算利息就要6000多元。”

賴先生也投訴功夫貸收取砍頭息,是高利貸。賴先生稱,“借款5.8萬元,下款5.278萬元,分期6個月,每期還要還10072.65元,年利率高達49.7%。”

功夫貸客服人員表示,功夫貸的貸款費用包括前期服務費和月費,分別會在放款時一次性扣除和按月繳納,具體費率會依據借款人的信用等級和借款期限有所不同。

當記者一再追問借貸利率大體范圍時,功夫貸客服人員對此表現得很謹慎,三緘其口,僅表示具體出借費率及罰息金、違約金是根據借款人導入的資料由系統評估的,人工是無法干預的,也無法給出大體范圍。

值得注意的是,功夫貸客服人員指出,提前還款和分期還款的金額是一樣的,費用不減免。逾期會收取罰息金和違約金,具體金額會隨著逾期時間累加。

不單單是功夫貸,記者注意到,在聚投訴平台關於高利貸的投訴帖有53359篇,其中90%是投訴現金貸平台發放“高利貸”。

互金業內人士鄭盛(化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目前現金貸的平台有四個層次:第一層是以支付寶和微眾銀行為代表,年利率在18%至24%左右的平台﹔第二層是名義上利率控制在36%左右,但是實際利率在年化200%以下,這是目前主流網貸平台的區間﹔接下來是年化利率在200%至500%之間的小現金貸平台﹔年化利率最高的則是在500%至2000%區間,也就是所謂的超利貸,這裡面有許多都是准備利用政策空檔期,撈一票就走人的。

現金貸的高利率導致一部分借款人無法清償債務,“以貸養貸”難以為繼,引發了惡意逾期,甚者滋生了“擼口子”等騙貸產業鏈,在借貸圈曾經就出現“憑本事借的錢為什麼要還”的論調。

“現金貸就是被黑中介‘擼口子’搞死、搞臭的。”談起現金貸騙貸亂象,陳清雲有些憤怒。陳清雲2015年進入網貸行業,在現金貸興起時創辦現金貸平台,但沒能經營下去,無奈才做起了催收公司。

此外,借款人信息泄露也需要引起注意。鄭盛指出,目前針對現金貸高逾期出現了各種智能催收公司,利用借款人在借款時提供的大數據,進行智能催收,有可能造成借款人的信息泄露。

如何應對

面對現金貸亂象、催收公司的惡語相向,吳娜選擇了報警。“我已經報警了,警方表示會幫我打電話過去警示。”吳娜稱。

盛凱也建議吳娜向公安機關或者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舉報平台報案。鄭盛則建議吳娜問清楚對方是哪個平台,然后投訴到該平台所在地的金融辦或者互聯網金融協會。

事實上,面對現金貸亂象,監管層早在2017年12月就發布了《關於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通知》包含准確把握“現金貸”業務開展原則、開展對網絡小額貸款清理整頓工作、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參與“現金貸”業務、完善P2P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管理、加大對各類違法違規機構處置力度、確保規范整頓工作效果等六大項。

《通知》還為現金貸劃定了28條監管紅線,28條監管紅線包括但不限於:業務開展原則9條、網絡小額貸款7條、銀行業金融機構5條、P2P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7條。

《通知》明確規定,未依法取得經營放貸業務資質,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經營放貸業務﹔禁止發放或撮合違反法律有關利率規定的貸款﹔不得以任何方式誘致借款人過度舉債,陷入債務陷阱﹔不得向無收入來源的借款人發放貸款﹔貸款展期次數一般不超過兩次﹔各類機構或委托第三方機構均不得通過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方式催收貸款﹔不得以“大數據”為名竊取、濫用客戶隱私信息﹔不得非法買賣或泄露客戶信息。

此后,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還發布了催收管理規范,對於會員單位自行或外包催收行為都有明文規定,會員單位必須遵照執行,否則會影響會員資格及備案登記。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業內人士透露,多數平台開展現金貸業務會規避綱領性的通知要求,缺乏明確監管主體和細致的監管文件也為現金貸亂象滋生留下空間。

“監管和行業協會其實也很無奈,一行兩會以及地方金融辦隻能監管持牌金融機構,行業協會隻能通過行業自律管理會員單位,多數現金貸平台沒有任何牌照,監管層想管也管不了。”盛凱表示。

對此,盛凱建議,彌補監管短板,盡快出台對於助貸機構的監管規定,助貸機構必須持牌經營,禁止持牌金融機構與非持牌機構合作。

鄭盛表示,首先,要增加正規金融機構的產品供給,一些小額現金貸用戶就不用再去借民間高利貸和超利貸﹔其次,要引導現金貸為主業的平台規范經營,文明催收,提升催收的精准度,不傷及無辜。

(責編:李棟、朱一梵)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