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走近兩成管理費 誰動了基金的奶酪

蘇長春

2018年09月06日07:55  來源:北京商報
 

公募基金2018年半年報信披完畢,各大基金公司上半年的管理費收入也隨之浮出水面。盡管今年股市行情不佳,但並未影響公募基金整體管理費的收成。據統計,上半年基金公司管理費收入超300億元,同比增長近18%。然而,北京商報記者也注意到,今年管理費收入同比增長的果實,基本被支付給銷售渠道的客戶維護費(即尾隨佣金,以下簡稱“尾佣”)所抵消。實際上,公募基金多年來支付給銷售渠道居高不下的尾佣費用,已經成為基金公司的痛點和無奈,而渠道資源匱乏的中小基金公司,更是面臨銷售成本上升、盈利空間收窄的困擾。

尾佣比例高企 貨基成提款機

受上半年股市行情影響,大部分基金產品的復權單位淨值增長率出現下降,但公募基金的管理費收入來源主要與基金規模大小挂鉤,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規模的增長也帶動了管理費收入的同比上升。

據中國証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布數據統計,截至今年6月底,公募基金淨值規模為12.7萬億元,同比去年上半年的10.07萬億元新增2.63萬億元,增幅達到26.12%。相應的,2018年上半年123家基金公司共收入管理費309.62億元,同比去年上半年的262.81億元增長了46.81億元,增幅達到17.81%。其中,包括天弘基金、易方達基金、工銀瑞信基金在內的共8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費收入超過10億元,為首的天弘基金的管理費收入更是達到了28.46億元。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上半年超300億元的管理費並非都能落入基金公司的口袋裡,為了更好地提升銷售機構代銷的積極性,基金公司還要從自己的“兜裡”掏出一部分支付給銷售渠道,如銀行、券商、第三方銷售機構等,這部分支出便是業內所稱的尾佣,即客戶維護費。Wind數據顯示,上半年公募基金共支付給銷售渠道的尾佣高達61.13億元,佔管理費收入的19.74%。

事實上,尾佣佔比管理費近兩成僅是公募基金行業的平均水平,部分公募基金公司的尾佣甚至超過六成。Wind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共有54家基金公司的尾佣佔比超過20%,佔基金公司總數量的43.9%。其中,中信建投基金、富安達基金、華泰(上海)資管和中科沃土基金4家公司支付尾佣分別佔其管理費收入的46.84%、43.37%、42.57%和42.08%。而恆生前海基金和中銀証券的佔比更是高達57.15%和60.91%。

將時間軸拉長來看,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近年來公募基金的尾佣支出一直處於居高不下的局面。如2015-2017年三年上半年,基金尾佣佔管理費的比例分別為17.45%、17.46%和17.54%。相對於前三年較為穩定的尾佣比例,今年上半年卻出現了明顯的上漲,尾佣比例提高了2.2%。

對此,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場部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上半年股市的低迷和黑天鵝事件的頻發,導致大部分投資者傾向於選擇風險較低的貨幣基金,而貨幣基金中的一部分產品屬於寶寶類基金,這類產品的尾佣費率較高,通常能達到70%左右。隨著尾佣較高的貨基規模持續擴大,尾佣佔管理費收入的比例也水漲船高。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証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規模由11.6萬億元增長至12.7萬億元,增加了1.1萬億元。其中,貨幣基金的規模也由6.74萬億元增長到7.72萬億元,增加0.98萬億元,對公募基金整體規模增長的貢獻率達到89.1%。

銷售渠道強勢 部分基金貼錢賣

居高不下的尾佣支出,無疑對公募基金公司賴以生存的管理費收入造成較大影響,但市場人士也無奈表示,當前基金代銷渠道的強勢地位短時間難以撼動。尤其對於中小型基金公司來說,與代銷機構談尾佣比例的話語權更弱,況且在新基金整體發行難的情況下,想要在尾佣支出上省錢可謂難上加難。

華北一家基金公司總經理助理對北京商報記者坦言,公募基金公司自己的直銷渠道所覆蓋的投資者人群,遠不及銀行、券商、第三方銷售等這樣專業的代銷機構,很少有個人投資者願意去基金公司買產品或咨詢。在基金公司自身銷售能力較弱的背景下,記者多方了解發現,近幾年銀行、第三方銷售機構等渠道對尾佣的“要價”開始水漲船高。

以銀行渠道為例,南方一家証券機構內部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支付給銀行的尾佣比例實際上是需要基金公司去談的,若銀行代銷的產品處於持續營銷階段,各家銀行會根據基金公司品牌知名度、產品業績、議價能力、規模等條件來決定最終收取的尾佣比例。據了解,收取中型基金公司70%左右的尾佣比例,都算是給面子了,一般第一年能進銀行代銷重點去推的基金產品,收取的尾佣比例,大約要價都在90%”。

上述証券機構內部人士還補充到,對於小型的基金公司,對銀行銷售渠道的話語權就更弱了,尾佣比例往往能給到管理費90%-100%,有的自身既是托管方又是代銷方的銀行要價會更高,很多小型基金公司不得不貼錢發行。

此外,北京一家保險系公募基金市場總監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銀行對基金公司新發產品的尾佣收取比例基本在50%以上,而且通常僅有大型基金公司才能談到50%的水平。

事實上,從今年上半年各家銀行代銷規模也不難想象,銀行在基金銷售端的強勢地位。剛出爐的各大銀行半年報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招商、工商和農業三大銀行的代銷基金規模分別達到了4898億元、4093億元和3253億元。而螞蟻基金和天天基金兩家第三方互聯網銷售巨頭在今年上半年基金銷售方面也有較大貢獻。

談及第三方銷售機構的尾佣收取情況,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相比過去幾年這個市場剛剛興起第三方銷售為了獲取更多客戶讓利的姿態,近幾年也開始變得強勢起來。“近幾年第三方的要價也不低,一般在20%-30%的樣子,但也要根據各家的代銷實力來區別,流量高、代銷體量大的機構或平台最高能收取50%,但總體而言還是比銀行要低一些的。”一家第三方基金銷售機構內部人士指出。

不過,也有一位基金公司內部人員強調,目前基金公司主要負責投資管理產品,而在個體投資者的財富管理、資產配置和投資者教育等銷售服務方面仍較大程度依賴於銀行。但銀行通過基金銷售所獲得的收入主要包括尾佣和銷售服務費兩部分,其中,銷售服務費用收入較低,且對部分A類基金免收銷售服務費,若不能在尾佣收入方面相應提高,將無法覆蓋銷售服務所支出人力和物力成本。

打破局勢艱難 提升業績是正途

基金公司自身銷售能力較弱,想要擴大發行規模,不得不向銷售機構支付較高比例尾佣費用,未來如何打破這種被動局面,也備受市場關注。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基金公司近兩年也開始通過通過設立基金銷售子公司加強自己的銷售實力。據了解,嘉實財富目前代銷基金就已超400隻,除嘉實基金自家產品之外,還代銷其他多家公募基金公司產品。在2015年獲批的4家子公司中,中歐基金旗下的錢滾滾平台已經上線,中歐的大部分產品都在錢滾滾上架。

不過,上述南方一家証券機構內部人士認為,銀行等代銷機構的強勢地位短期內難以改變,作為公募基金管理人來說,基金公司本就是輕資產,最好的方式就是和渠道合作,發揮比較優勢,基金公司做專業投資,銷售機構專門負責銷售。據他了解,業內做直銷的公司基本上體量很小,直銷渠道對機構客戶更有用。改變話語權地位的唯一方式就是把業績做好,代銷機構搶著賣,費率自然就降下來了。

也正如上述人士所講,去年業績飄紅的東証資管就主動吸引代銷機構的高度關注。去年9月,東方紅第一隻封閉三年的產品——東方紅睿豐混合基金封閉期滿,轉為上市開放式基金(LOF),開放贖回。東方紅公告稱,9月19日一個基金賬戶限大額10萬元申購,20日起限額1萬元。市場傳出,開放贖回不久,東方紅睿豐賣出了100億元,其中招商銀行作為主要渠道承擔了超過八成的銷售佔比。爆款產品的熱賣也讓很多代銷機構眼紅不已。

數據顯示,東証資管旗下“東方紅”明星系列產品,曾在去年創下多隻基金達到年收益50%左右的業績。記者發現,好的業績和口碑使得東方紅資管的尾佣費率明顯下降。Wind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東方紅資管的尾佣佔管理費收入比例為45.11%,而今年上半年,這一比例下降了12.04%,達到33.07%。

有魚基金高級研究員王驊也表示,尾擁的具體比例大小主要取決於基金公司和渠道之間談判力量對比,若基金公司實力強大且基金產品業績好,投資者購買量比較大,那麼尾擁比例就比較小。同樣的,渠道如果更具優勢,尾擁也會相應調整。

北京商報記者 蘇長春 實習記者 劉宇陽/文 高蕾/制圖

(責編:李棟、朱一梵)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