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財險公司車險現狀:56家保費佔比竟不足1% 

冷翠華

2018年07月06日08:09  來源:証券日報
 

  ■本報記者 冷翠華

  市場份額小、綜合成本率高的難題仍是中小險企車險業務面臨的困局。據《証券日報》記者近日獲得的一份業內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共有66家財險公司經營車險業務,總保費收入約3198億元,其中,財險“老三家”(人保財險、平安財險和太保產險)的車險保費佔行業之比為66.02%,有56家險企的車險業務佔比不足1%。

  與此同時,中小險企普遍面臨綜合成本率較高的問題,整體數據顯示,共有56家險企的車險業務綜合成本率超過了100%,僅10家低於這一水平。

  當前,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仍在推進,部分地區已開始試點完全放開費率管控,險企可自主浮動。業內人士認為,車險市場化程度必將進一步加深,短期內中小險企還將面臨更大壓力,長期來看,則可能出現分化。有的能闖出特色發展之路,也還會有新的公司退出市場。

  市場集中度還在提升

  車險的市場集中度正在進一步提升。

  《証券日報》記者根據車險保費數據計算,今年前5個月排名前十的財險公司共取得車險保費2852.2億元,總保費市場佔比達89.2%,幾近九成,而其他56家險企車險保費之和僅佔10%。

  對比數據可以發現,隨著車險市場化改革的加深,大型險企的車險保費市場佔比進一步提升。去年同期,前十險企的車險保費佔比約為87.5%,今年提升了約1.7個百分點。

  具體來看,今年前5個月,人保財險取得車險保費1025.3億元,佔比為32.06%﹔平安產險取得車險保費714.4億元,佔比為22.34%﹔太保財險取得車險保費371.6億元,佔比為11.62%。

  車險保費收入的行業佔比在1%-10%之間的險企還有7家。保費從高到低分別是:國壽財險取得車險保費232.1億元,行業佔比為7.26%﹔大地財險取得車險保費122.1億元,行業佔比為3.82%﹔中華聯合財險取得車險保費108.78億元,行業佔比為3.4%﹔陽光財險取得車險保費101.4億元,行業佔比為3.17%﹔太平財險取得車險保費75.89億元,行業佔比為2.37%﹔天安財險取得車險保費56.57億元,行業佔比為1.77%﹔華安財險取得車險保費44.1億元,行業佔比為1.38%。去年同期,共有11家險企市場佔比超過1%。

  從保費收入絕對值分布來看,車險保費超過100億元的險企共有7家,車險保費在10億元到100億元之間的險企共有17家,車險保費在1億元到10億元(不含)之間的險企共有28家。

  不正常的費用率和賠付率

  如果說保費數據隻意味著險企的車險業務規模大小,而綜合成本率則直接關系著其承保利潤。從前5個月的運營數據來看,險企的綜合成本率呈現兩極分化,包括“老三家”在內的10家險企的車險綜合成本率在100%以下,其他56家險企的車險綜合成本率均超100%。

  整體來看,前5個月險企車險的平均綜合成本率為99.24%,綜合賠付率為58.78%,綜合費用率為40.46%。整體來看,與去年同期相比,三項指標基本保持平穩,僅有小幅變化。不過,從具體的險企來看,綜合成本率則呈兩極分化之勢。

  具體來看,人保財險、平安產險和太保產險的綜合成本率分別為96.72%、96.82%和98.21%。車險綜合成本率最低的是鐵路自保公司,為69.97%,其費用率和賠付率分別為24.75%和33.78%,都處在較低水平。車險綜合成本率低於100%的險企還包括:鑫安保險(85.16%)、富邦財險(97.56%)、陽光農業保險(97.72%)、太平財險(99.14%),以及大地財險(99.51%)等。

  大部分險企的車險綜合成本率都高於100%,其中2家超過了200%,在150%-200%之間的有4家,在120%-150%(不含,下同)之間的有9家,在110%-120%之間的有12家,在100%-110%之間的有29家。

  “鐵路自保公司有其特殊性,由於其無需參與市場競爭,因此尤其在費用率控制方面具有先天優勢﹔鑫安保險則很好地發揮了其股東優勢,打通了汽車產業鏈,成本也控制得較好。但整體來看,車險的綜合成本率往往與其保費規模呈反向關系。一旦綜合成本率超過100%就意味著承保虧損,險企隻能通過投資來彌補缺口。”一位業內人士對《証券日報》記者分析道。

  值得注意的是,車險行業費用率高企的現象仍在持續,今年前5個月,有33家險企的車險費用率超過50%,22家車險費用率在40%-50%之間。“盡管行業平均費用率為40.46%,但對於絕大多數中小險企而言,費用率遠遠超過這一水平。”上述業內人士稱。

  更多市場主體將退出車險市場

  到目前為止,始於2015年的商業車險改革已經進行了大約3年時間。改革期間,險企在自主核保系數和自主渠道系數方面逐步獲得了一定的自主權,行業平均綜合費用率、賠付率和成本率較為穩定,但險企間的分化也在進一步加大,尤其是中小險企的費用率上漲速度較快,承保盈利情況進一步惡化,中小險企普遍感慨車險業務難做。

  通過車險費率改革,好車主可以享受更優惠的保費價格,也因此減少了一些小額賠付案件數量減少,綜合賠付率有所下降。但與改革預期相反的是,賠付率下降的紅利並未轉化為險企的承保利潤,而是轉移到費用領域,導致行業綜合費用率快速上漲。

  “對比國外成熟市場,我國車險行業呈現‘費用率過高、賠付率偏低’的現象,這是不正常的。”某券商分析師表示。

  如何降低費用率,並將綜合成本率控制在合理水平?對這一行業性難題,各方都在積極探討。近日,業界傳出消息,四大財險巨頭正在商議擬統一手續費上限,並將在7月份之內實施。業內消息稱,監管層也在要求各公司上報各地區的手續費上限和新車折扣系數。對這一消息,受到《証券日報》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認為,目前,車險手續費畸高確實是行業存在的共性問題,但這很難通過設定手續費上限來解決。

  “一旦設定手續費上限,保險公司必然直接採用最高標准,而他們提供的車險產品相似,都是採用中保協提供的示范條款。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多數消費者肯定願意選擇大型保險公司,中小險企的業務空間將被無情擠壓。”上述分析師表示,要解決這個問題非一朝一夕之事。從長遠來看,還必須進一步加大車險的市場化程度。一方面,要給保險公司產品創新的空間,實現產品差異化,市場定位差異化﹔另一方面,要給險企自主定價的權利,針對某一領域的風險情況設定合理的費率標准,以真正實現差異化競爭,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他認為,監管的重點應該是數據真實性和償付能力充足率指標。

  有業內人士同時也指出,一旦市場化程度進一步加深,將對險企的產品設計能力、風險定價能力、大數據分析能力以及服務能力等各方面提出更高要求,險企經營將進一步分化,部分中小險企將成為“小而美”的公司,但與此同時,預計退出中國車險市場的保險公司也將進一步增多。

(責編:李棟、趙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