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倫通倒計時 資本市場開放進入快車道

2018年06月14日08:12  來源:証券日報
 

  編者按:今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我國資本市場創立28周年。為展示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巨大成就和成功經驗,展示資本市場建設的成果,同時反映新時代全面深化改革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作為,本報自今日起推出《為了實體經濟——慶祝改革開放40年系列專題報道》。

  本報記者將深入到港口鐵路、廠區企業、金融機構、政府部門和科研院所等進行一線採訪,堅持“見人見事”“一文一故事”,為讀者奉獻鮮活生動的通訊報道和人物專訪。今天刊發的是系列專題報道的第一篇。

  2018年3月26日,上海期貨交易所原油期貨正式上市交易。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出席上市儀式。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証監會黨委書記、主席劉士余,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終身榮譽主席利奧·梅拉梅德和上海期貨交易所理事長姜岩先后致辭。陳正寶 劉歆 攝

  ■本報記者 朱寶琛

  5月4日,中國証監會就《証券公司和証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境外設立、收購、參股經營機構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為証券機構“走出去”加溫提速。與此同時,在總結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經驗的基礎上,滬倫通機制正在抓緊推進。今年3月26日,中國原油期貨在上海上線交易,同時開放境外機構參與,成為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發展的又一創新舉措。

  我國資本市場從最初的艱苦探索實踐,到“引進來走出去”,再到與全球主要市場互聯互通,成為全面改革開放的重頭戲。經過28年的發展壯大,我國資本市場以更加自信、更加市場化的姿態融入國際資本市場舞台。

  對外開放大門越開越大

  “當……”一串清脆的鑼聲在上海証券交易所交易大廳響起,現場禮花四起,掌聲經久不息——2014年11月17日,滬港通試點正式啟動,滬港兩地証券市場實現聯通。中國資本市場國際化進程邁入了新紀元。

  從已經“通車”的滬港通和深港通,到今年有望通車的“滬倫通”,我國資本市場的互聯互通機制不斷完善。

  “今天中國的資本市場正以更加開放的姿態走向世界。”中國証監會副主席閻慶民日前在資本市場發展高峰論壇上表示:“可以說,中國資本市場與世界的聯結愈加緊密,正日益煥發出蓬勃生機。”

  6月1日起,A股首批股票正式納入明晟指數(MSCI)體系,標志著A股市場加速融入國際資本市場。海通証券首席策略分析師荀玉根表示,從此,A股正式納入全球資本配置范疇。

  “未來,MSCI將努力理解並鼓勵這些資本市場改革開放的步伐。我希望這可以推動中國A股以更少的步驟更大的規模納入MSCI。”近日,來華訪問的MSCI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亨利·費爾南德茲如此表示。

  “中國對外開放的舉措是非常棒的。”摩根士丹利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高聞近日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些舉措能夠讓更多的國際金融機構參與到中國的資本市場中來。同時,中國的資本市場進一步對外開放,能夠讓中國企業在公司治理、管理、風險控制以及市場營銷等方面,能夠更好地與國際接軌。

  事實上,經過28年發展,我國資本市場已經成長為一個在制度安排、交易規則、監管方式等方面與國際市場基本接軌並適應中國國情的資本市場。從企業赴境外融資的初步探索,到 QFII 和 QDII 制度的建立﹔從引入境外機構,到境內機構走出去,資本市場的一系列有針對性的對外開放舉措均取得了顯著成效。

  “這些對外開放舉措,一方面提升了我國資本市場的國際化程度和國際競爭力,另一方面支持了國內經濟的發展,推動了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並實現了共贏。”財富証券網絡金融部副總經理趙歡近日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說。

  聯儲証券首席投資顧問胡曉輝也對《証券日報》記者表示,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資本市場規模相對較小,大量民間資產還處於銀行存款狀態,這些資金的空轉是不利於我國經濟轉型的。

  “資本市場加大對外開放,做大市場,進而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必然階段。”胡曉輝說,一個更加開放的資本市場,必將推動國內企業壯大。

  至於有人擔心開放競爭,會導致市場無法抗衡海外資本,胡曉輝認為“大可不必”,因為我國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無論是在人才、經驗還是管理方面,都已經取得了長足進步,抗風險能力大大加強。隨著開放的深入,勢必會更加強大。

  “走出去”步伐將更大更穩

  資本市場對外開放是不斷發展的、動態的、雙向的過程。

  “可以預期的是,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大門會越開越大,在‘引進來’和‘走出去’方面的舉措會越來越多。”趙歡表示。

  2018年5月4日,中國証監會就《証券公司和証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境外設立、收購、參股經營機構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該管理辦法的其中一條內容,就是維持適當門檻,支持機構“走出去”。

  事實上,不少境內機構早已經邁出了“走出去”的步伐。

  來自中國証監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境內有31家証券公司、24家基金管理公司在境外設立、收購了56家子公司。

  而在海外並購以及在境外設立分支機構已經成為境內機構海外布局的重要手段。以証券公司為例,根據2017年年報,在發起設立境外分支機構方面,興証國際實現H股上市,長江控股已獲証監會批准H股上市﹔在收購方面,中信証券成功收購裡昂証券,華泰收購TAMP龍頭AssetMark,光大收購香港老牌券商新鴻基……

  盡管如此,業界仍認為,在投資和機構開放方面,普遍存在“引進來”步伐較快,“走出去”相對滯后的問題。

  胡曉輝告訴《証券日報》記者,雖然近些年我國資本市場“走出去”步伐有所加快,但步伐明顯跟不上“請進來”,這是因為我們的市場體量規模還存在不足。

  “但我們看到很多企業已經做出了積極嘗試,比如,今年証券公司參股海外券商的案例有加速。”胡曉輝說,“相信‘走出去’會是一個加速的過程。”

  2018年5月份的最后一周,QDII額度再次擴容。

  QDII制度是有條件、有限度開放境內機構開展境外証券投資的過渡性制度安排,於2006年4月份啟動。如今,12年過去了,QDII業務快速發展,相關法規和監管體系不斷完善﹔境內機構獲批的QDII投資總額度已從最初的不到100億美元擴大至2018年5月30日的1015.03億美元。

  專家表示,不斷擴大的QDII額度背后,是境內機構“走出去”的扎實腳印。

  從擴大對外開放,到吸引國際機構投資者進入,中國的資本市場越來越有“國際范兒”。

  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教授田利輝向記者表示,擴大開放程度,吸引國際機構投資者進入滬深股市,有利於營造價值投資的氛圍。証券業進一步開放是我國金融自信的體現,可以促進金融改革和金融發展,讓內資証券機構逐步增強國際競爭力,也有助於引導更多“智慧資本”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胡曉輝提醒,在對外開放的過程中要注意把控節奏,雖然我們已經發展很快,但與海外券商相比體量還是很小,壯大要有一個過程。同時,還要加大對非法証券活動的查處力度,防止有人假借開放名義坑害投資者。

  中國証監會副主席方星海日前表示,資本市場開放在深度和廣度上還將繼續推進。他表示,今年將爭取推出滬倫通首款產品,邁出世界最大的新興市場與最悠久的國際成熟市場對接的第一步。

  與此同時,作為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重要一環,包括上交所、深交所、中金所等在內的境內交易所與境外交易所之間的合作也在不斷推進。

  今年6月8日,上交所與盧森堡証券交易所舉辦合作協議簽署儀式,正式啟動綠色債券信息通,為資本市場跨境綠色金融合作提供了新的典范﹔今年5月3日,孟加拉國証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批准中方聯合體競標方案,此前,由上交所與深交所組成的中方聯合體成功競得孟加拉國達卡証券交易所25%股權。

  2017年6月份,上交所與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管理局署合作協議,將共同投資建設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2017年5月22日,上交所和莫斯科交易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這是上交所首次與國外交易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2017年1月20日,由中金所、上交所、深交所、中巴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巴基斯坦哈比銀行組成的聯合體與巴基斯坦証券交易所股權出售委員會舉行巴基斯坦証券交易所股權收購協議簽署儀式,根據收購協議,聯合體持有巴基斯坦交易所40%的股權,其中中國三家交易所合計持股30%。

  2015年11月18日,由上交所、德意志交易所集團、中金所共同出資成立的中歐國際交易所在法蘭克福開業,標志著中德雙方共同建設的歐洲離岸人民幣証券市場正式開始運行。這既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上交所和中金所國際化戰略進展的重要標志。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6月12日晚間,青島海爾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中國証監會批復,核准公司發行不超過4.6億股境外上市外資股,每股面值人民幣1元,全部為普通股。本次發行完成后,可到中歐所D股市場上市。

  “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隻會越開越大。”上交所理事長黃紅元表態稱,中國資本市場正在步入快速開放的新階段,交易所肩負著比以往更加重要的責任和使命,加強與廣大交易所之間的合作也顯得更為重要。

(責編:李棟、朱一梵)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