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遭禁后熱度不減 交易平台換湯不換藥

謝若琳

2018年02月26日08:39  來源:証券日報
 

在數字貨幣圈子裡,到處充斥著一夜暴富的夢。“我不懂什麼是區塊鏈,買幣高拋低吸就能賺錢。”孫文(化名)在接觸“幣圈”之前,是一名普通的北漂青年,2017年中旬在朋友的帶領下,他開始接觸各種數字貨幣,“2個月內賺了200多萬元,你說我還能淡定嗎?我還想試試發幣,聽說那個來錢更快。”

孫文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發幣,指的是ICO(Initial Coin Offering,代幣發行融資)。“現在市場上已經有上千種幣,99%都在炒空氣,”幣圈知名博主老特表示,很多貨幣都是國內人做的,團隊請人寫個白皮書,吹的天花亂墜,再建個官網,放幾個外國人的頭像,就開始拉人了。

實際上,區塊鏈其實是一種分布式冗余數據庫,有些功能的區塊鏈其實並不需要發代幣。而一些投機者打著區塊鏈的旗號ICO,實質則為非法集資。

深鏈財經創始人王鵬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區塊鏈與數字貨幣很難分割,區塊鏈誕生之初,對應的數字貨幣也就相應而生。有觀點將這種關系比喻為汽油(區塊鏈)和汽車(數字貨幣)。

然而,目前行業內,資金、人才、焦點都集中在數字貨幣的交易環節,真正的底層區塊鏈的技術開發,卻沒有太多人參與,因此出現了一種裹足狀態,這對行業發展是很不利的,正常情況下應該是均衡發展,尤其是在早期,應將更多的精力和金錢投入到區塊鏈底層技術的開發當中。

ICO遭禁后熱度不減

買份白皮書實現暴富夢?

去年以來,隨著比特幣價格攀升,區塊鏈概念席卷而來。為此《証券日報》記者加入一些區塊鏈學習群,群友大多是一不懂技術二也不懂市場的“小白”。從每日不斷的對話中,可以明顯感受出,大家對於這一新生事物的向往。但是,絕大多數人的關注點,集中在如何在區塊鏈熱潮中輕鬆獲利。獲利者會情緒激昂的總結經驗,在這個圈子裡“身價過億”似乎是稀鬆平常的。

巨大的風險引發監管層重視,2017年9月份,央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首次將ICO定性為非法融資,並開啟了一輪大規模清理。今年1月26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又發布了《關於防范境外ICO與“虛擬貨幣”交易風險的提示》,再次警告代幣發行融資的風險。

可是市場熱情仍然不減。記者發現,原本國內的交易平台相繼撤至海外,除了運營主體區域外,用戶群體,語言文字,團隊核心,甚至是投資方仍以國內為主。而在這些平台上發幣的,大多也是國內團隊。

“中文ICO很容易,你首先需要一份白皮書,然后聯系私募,最后花錢上交易所,就可以了。”一位曾有過ICO經驗的資深炒幣客向記者表示,“你去看那些成功發行代幣的白皮書,做的都很糙,有的是翻譯的國外白皮書拼湊而來,有的甚至是花錢買的。”

記者聯系到一家專業代寫白皮書的團隊。“3600元一份,我們寫過很多文案(白皮書),已經通過私募輪的也有,高質量的就是這個價。”該團隊銷售人員表示。

這類貨幣被圈內統稱為“空氣幣”,此外還有“傳銷幣”、“山寨幣”等稱呼。發展至今,數字貨幣已經變了味道,不少人打著區塊鏈的旗號,為洗錢、傳銷、非法集資等行為提供溫床,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通過ICO一夜暴富的例子比比皆是,代幣的成交量往往與技術無關,就是看宣傳方案。從最近ICO例子來看,知名藝人黃立行的哥哥黃立成發行代幣Mith,通過微博造勢后,2月25日上線后,幣價就直接拉升了27倍。

交易平台換湯不換藥

2000萬元代理ICO

“代幣通過火幣、OKCoin等交易平台發行,還算靠譜的,現在海外有無數小平台,都能實現貨幣交易,客戶群體就集中在國內,APP的主要語言都是漢語。”上述炒幣客表示,炒幣的參與模式類似炒股,這些APP交易平台相當於券商,很多團隊通過這些平台發行代幣,這些貨幣就像是股票,個人可以通過交易平台買賣賺取差價。

問題是,一家公司上市發行股票,需要成熟的商業模式和雄厚的資本支撐,還要經過嚴格的審核。可是,發行貨幣幾乎沒有成本,那豈不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對此,王鵬認為,團隊發行貨幣也是需要成本的,“第一,發行貨幣的本質是利用個人信譽進行私募,如果數字貨幣發行后,幣價沒有上漲,淪為垃圾幣,那麼發行者的個人信譽就會喪失﹔第二,發行貨幣的行為,本質是一種募資行為,發行貨幣募資后,創始團隊應將資金投入具體項目當中,業務落地獲得利潤后,創始團隊要拿收入回購數字貨幣,這才是一個完整的閉環。”

有意思的是,主流交易平台還自覺肩負著審核的職責。記者登錄火幣官方網站后發現,安全可靠是該平台的宣傳重點,首頁著重表述:“依托火幣4年的數字資產安全風控經驗,安全穩定運營數字資產交易所超過4年,管理資產規模超過10億美金,服務數百萬用戶,專業分布式架構和防DDOS攻擊系統,98%數字資產存儲多重簽名冷錢包。”

不過,另一位行業參與者告訴記者,如果想通過主流交易平台ICO,花錢就能搞定,“費用在2000萬元左右,這些平台本身就是盈利性的,都是看錢說話,“說審核又不代表會兜底。”由於大平台發行成本高,投機團隊有的也會考慮小平台,更有甚者直接在QQ群、微信群中發幣,根本不通過平台,“隻有一份白皮書,起個名字就被一搶而空。”

“即使知道是空氣幣,也有人願意買。”老特曾表示。當下,在監管缺失的海外市場,ICO已經成為國內幣圈暴富捷徑。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一位資深炒幣客表示,“這場金錢的游戲就像是擊鼓傳花,誰也不知道龐氏騙局會在何時終結,不過,誰都不相信,自己會是最后的接棒者。”

(責編:李棟、趙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