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過會率不足四成 投行立項比拼“內功”

2018年02月09日08:25  來源:中國証券報
 
原標題:IPO過會率不足四成 投行立項比拼“內功”

  2月7日,朝歌科技、新時空科技、天邑通信三家公司IPO申請上會,結果僅天邑通信如願地拿到“通行証”,其余兩家被否。自此,2018年新年伊始,共有59家企業闖關IPO,其中5家在上會前夕主動申請取消審核,23家順利過關,28家被否,3家暫緩表決,過會率僅為38.98%。

  事實上,本周三的審核結果比起1月23日的“七過一”已然好看了不少。隨著IPO審核提速,券商的儲備項目在短期內被快速消化。投行業人士認為,在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IPO低通過率將成為常態,券商已很難再延續過去比拼儲備項目的市場競爭模式,“精選項目”或許是投行突出重圍的先決條件。

  保薦機構分化加劇

  就在新股發行申請被否率居高不下之時,保薦機構之間的競爭差距也悄然拉開了。

  截至2018年2月7日,據Wind數據統計,自2017年10月17日第十七屆發審委首次履行職責以來,共有49家券商的保薦項目上會,19家券商目前成績為穩妥的“1過1”,9家券商過會率在50%—75%之間,15家券商過會率處於30%—50%之間,另有11家尚未實現零的突破。

  對上會保薦項目超過2家的29家券商進行比較可發現,20家券商審核通過率超過行業均值,廣發証券、國信証券等老牌勁旅排名靠前﹔中信証券、招商証券保薦項目遠高於同行,分別為14個和13個,過會率也均在50%以上﹔此外,有3家券商分別保持著“6過0”、“5過0”、“4過0”的尷尬紀錄。

  相關數據統計顯示,此前在IPO業務領域佔據領先地位的多家投行,近來亦在新發審委任期內遭遇了“滑鐵盧”,多家AA級券商的IPO項目審核通過率甚至不及行業平均水平。在此背景下,華泰聯合証券6個項目全部過會顯得分外惹眼。

  “大環境變了,現在對上會企業的審查格外嚴格,有疑問就派調查組現場考察。”華南某A級券商投行人士日前對中國証券報記者表示,過會率已充分體現了監管層的態度,結合二級市場的“價值投資”越發深入人心,監管對上市企業質量的把控隻會更加嚴格,未來或許隻有行業排名非常靠前的投行,才能在如此嚴格的審查下立穩腳跟。

  事實上,當前待審項目扎堆現象明顯。Wind數據顯示,截至2月7日,有128家保薦機構有IPO項目正在報審排隊,其中前20家券商佔據所有待審IPO項目的64.20%,其余108家券商則要爭奪余下的35.80%的份額,一些中小券商隻能分食大券商覆蓋不到,或者“看不上眼”的項目,甚至有48家券商僅有1個或2個儲備項目。

  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助理總經理李茜表示,當前投行業務市場集中度較高,前十大券商IPO項目數量佔比達50%左右,金額佔比達60%左右。憑借在品牌、渠道、業務協同等方面的優勢,大型証券公司獲取優質項目的能力較強,將受益於監管的趨嚴。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隨著合規風控對投行的介入加深,中小型投行的業務發展可能受到一些影響。從IPO業務來看,審核速度加快,大幅縮短了IPO的項目運行周期,有利於增加業務收入﹔但審核標准從嚴,也對投行選擇項目和承做項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擬上市公司為了保証成功過會,自然更偏向於“樹大根深”的大券商。長此以往,項目集中度必將進一步提高,中小型投行的生存也將更加艱難。

  注重項目品質

  李茜表示,在審核趨嚴的背景下,券商將根據發審委審核要求相應調整立項標准,立項標准將相應提高。當前過會率較低是在發審委審核更為嚴格后產生的現象,券商在適應新的審核要求后,將主動補充項目資料、加大項目審查力度、甚至提高內部立項標准,過會率有望逐步改善。

  這意味著,投行若要盡快適應當前的嚴格審核趨勢,並進一步在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除了要不斷精進業務技能,提升項目承攬、盡職調查、材料准備等方面能力,更要注重對於儲備項目質地的考量,並增強自身爭取優質項目的能力。

  據了解,多家華南地區券商投行已提高了IPO立項門檻,要求淨利潤達5000萬元,甚至6000萬元,旨在進一步篩選優質項目。一位華南地區律師同樣感受到了嚴審核帶來的壓力。她透露,受審核趨嚴影響,現在IPO立項要求不只是業績,還有很多硬指標,例如資本運作的方式和程度(參考康寧醫院),主營業務經營穩定性(參考獐子島),實際控制人個人情況(參考ST弘高)等。此外,為了提高通過率,IPO項目周期被拉長,投行、律所等機構的項目收費也隨之提高。

  東北証券分析師付立春認為,雖然短期來看,企業、投行等不可避免會因為低過會率產生一些情緒。但中長期來看,嚴格把關會促使企業和中介機構回歸本源,企業做好自己的主營業務、提高競爭能力,中介機構提供優秀的中介服務。從資本市場的角度看,在源頭上確保企業的質量,有利於市場的平穩健康發展。

  平安証券總經理助理楊敬東此前表示,符合國家政策、擁抱市場變革、順應監管導向是投行未來發展的重要指引。長遠著眼,考察投行核心能力的指標一定是專業,尤其是對產業、行業的深刻理解和對市場的敏銳感知。行業的聚焦與核心優勢的挖掘,是保持投行競爭力和成長空間的源泉。因此必須堅持朝縱深方向拓展,掌握細分行業的最大量垂直資源和信息。

  投行生態漸變

  一位投行人士在分析近期上會被否項目時表示,這些項目基本都存在一定的硬傷,被否原因更多是在於項目本身,而券商能力方面的差異其實並不十分明顯。換言之,現在好的上市公司應當是從立項開始的,保薦人一般隻能發揮錦上添花的作用,無法將一個本就過會無望的項目送進A股大門。

  不過,華中地區某券商投行人士指出,對於多數中小券商投行來說,與大投行競爭好項目幾乎是個偽命題。“大家都知道小項目不好做,費時費力利潤也不高,可是好項目太多人在搶,太難爭取。”他表示,原本在項目承攬方面就不如行業龍頭佔優,如今上市通道收窄更加劇了這一情況,中小券商哪怕給出更加優惠的價格也很難奪得客戶的“芳心”。

  “現在總部當地的優質企業已經挖掘得差不多了,隻能嘗試向江浙等地區開拓市場。”他表示,這一過程不會太順利,畢竟一些領頭券商已在當地有了相當深的業務基礎,預計未來兩年公司投行業務將受到一定沖擊。

  這位投行人士還表示,發審趨嚴已經影響到了公司投行的人事安排。“前兩天剛出的消息,今年投行部門實習生留用名額全部取消,近幾年公司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解釋說,主要是因為投行業績增長沒有達到預期,或者說持平,所以不需要太多員工。

  中國証券報記者從多家券商了解到,投行招聘名額緊張並非個例。華南一家上市券商人士表示,公司投行部現有約500人,目前已沒有對外招聘計劃。甚至此前已與某投行業務團隊達成的招聘邀約,目前也隻能先部分兌現,再延后酌情處理。

  有分析人士認為,市場仍可對券商投行的業績保持樂觀。從整體來看,國內IPO排隊企業仍較多,優質企業資源較為豐富﹔同時,發審委項目審核效率明顯提高,上市企業數量仍將保持平穩。另一方面,投行業務品種多樣化的上升使得券商對IPO收入的依賴度有所降低。2018年隨著公司債、企業債發行規模的回升,以及可轉債、資產証券化產品等創新品種發行規模的增加,券商投行業績仍存在較大的增長空間。IPO增速的放緩對整體業績的影響可能沒有市場預期的大。

(責編:李楠樺、仝宗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