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付卡紅利漸失 支付公司接連“棄牌”

劉雙霞

2018年01月24日08:01  來源:北京商報
 

  在第三方支付嚴監管的背景下,預付卡等細分業務紅利正在退去。1月22日晚間,湖北藍天星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天星支付”)在官網發布公告,決定退出湖北省預付卡市場。目前,已有3家擁有預付卡業務的支付公司主動“棄牌”退出。在分析人士看來,伴隨著嚴監管,預付卡市場紅利已經退去,預付卡業務牌照並不具備炒作或升值的空間。

  3家支付公司主動退出

  藍天星支付發布公告稱,由於公司業務轉型,經慎重考慮后,決定退出湖北省預付卡市場。經央行批准,藍天星支付自2018年1月22日起終止新增預付卡發行業務。

  根據藍天星支付發布的處置方案顯示,自公告發布之日起3個月內(2018年1月22日-4月22日),原荊福卡持卡人可繼續使用荊福卡消費,所有特約商戶均繼續受理荊福卡。除了消費外,也可換購等面值的武商集團一卡通(武商集團發行的單用途預付卡),也可在一年內進行等額贖回。

  分析人士表示,按照五年有效期,今年7月該公司將迎來續展,而此次公告則意味著公司正式放棄續展。第六批續展名單中將減少一家,實際參與續展的為25家。

  事實上,這並不是第一家主動退出的預付卡公司。早在2016年,北京潤京搜索投資有限公司官網就發布公告稱,“公司決定自2016年8月11日終止我司的預付卡(潤京銀通卡)發行與受理業務”。此后,該公司在當年10月再次公告稱,已於2016年8月向央行遞交終止支付業務的報告。

  日前,上海千悅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也主動申請終止支付業務。據央行網站顯示,2013年1月6日,上海千悅拿到央行預付卡發行與受理業務牌照,有效期至2018年1月5日,目前已主動申請注銷。

  牌照含金量降低

  在分析人士看來,上述支付公司主動“棄牌”,而不是被收購,原因之一是預付卡牌照含金量降低。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從當前來看,作為監管牌照,預付卡仍有價值,不過並不具備炒作或升值的空間。

  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央行發放的支付牌照共分為七種類型:分別是預付卡受理、預付卡發行、移動電話支付、互聯網支付、固定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和數字電視支付。其中,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又合稱為網絡支付﹔預付卡發行與受理和銀行卡收單又分為地域性和全國性,預付卡發行與受理以地方性為主。

  在牌照類型上,據零壹智庫統計,243家支付機構共擁有535張支付牌照(一種業務類型對應一張牌照)。其中“預付卡發行”150張、“預付卡受理”155張,兩者的佔比之和超過50%﹔其次,“互聯網支付”牌照110張,佔比21%。

  隨著預付卡被用於洗錢、套現、偷逃稅款以及行賄受賄等領域,行業開始迎來嚴格的監管,與此同時,移動支付開始興起,預付卡的消費體驗優勢不復存在,支付紅包的流行也消解了預付卡作為禮品卡的差異化優勢,整個市場空間受限,開始步入低迷期。

  預付卡紅利不再

  事實上,伴隨著嚴監管,預付卡市場紅利正在退去。對於支付機構主動“棄牌”退出市場的舉動,有分析人士指出,隨著政策趨嚴,預付卡市場受影響較大,所以一些預付卡公司要麼被整合,要麼會主動調整企業發展方向。

  從去年開始,“吃”罰單、注銷牌照成為第三方支付行業的常態。據統計,2017年央行對第三方支付共開出逾百張罰單,累計金額超過2800萬元,約為2016年罰單數量的3倍。在牌照方面,經過前五批支付牌照續展后,央行共注銷28張支付牌照,支付牌照剩余243張。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不少預付卡企業面臨盈利困境。央行旗下的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去年8月發布的一份預付卡機構發展情況調研報告指出,預付卡機構是非銀行支付機構中數量最多、佔比最重,也是近幾年監管趨嚴后發展轉型最為艱難的一類機構。

  從盈利情況來看,調研的43家發卡機構中,21家盈利,15家虧損,7家未反饋。其中,15家同時獲得“互聯網支付”業務許可的預付卡機構所反饋的經營情況較好,有10家盈利,僅有2家虧損,盈利機構佔比達到83.33%﹔而28家僅獲“預付卡發行與受理”牌照的預付卡機構則喜憂參半,僅有11家機構盈利,13家機構虧損,盈利機構佔比不足五成。

  薛洪言指出,當前,預付卡正處於被移動支付逐步蠶食和替代的尷尬境地,相比銀行卡支付,預付卡在小額支付領域具有更好的體驗,也發揮了刺激消費的作用,一度迎來發展的黃金期。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

(責編:李棟、趙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