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區塊鏈:投機泡沫積聚 各國監管加強圍剿

2018年01月17日08:28  來源:北京商報
 

區塊鏈,一項被寫進“十三五”規劃的技術,同時作為比特幣的底層技術存在。但近期以來,隨著散戶、公司對區塊鏈的爆炒,區塊鏈的定義有些被曲解,提到區塊鏈,更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炒幣,而投資門檻低、波動大、賭對便一夜暴富已經成為了“炒幣”的代名詞。如今,區塊鏈衍生的代幣交易市場日成交額超過3000億元,已躍升至主流金融市場。泡沫的堆積讓區塊鏈正在走向失控的局面,不免讓人擔憂區塊鏈技術如何才能良性發展,而不是在投機和炒作中崩盤。

投機泡沫積聚

“當身邊沒有任何投資經歷的朋友都開始問區塊鏈是什麼、某某幣可不可以投資的時候,我就知道泡沫真的來了。”一位資深投資者王先生感嘆道。身為“90后”的他投資比特幣五年,從一名玩家晉升至數字貨幣工作者。

這幾年,比特幣價格從谷底的1000元/個漲至最高15萬元/個,五年漲幅超150倍。王先生賭對了,不到30歲,在財富上已經遙遙領先於同齡人。

除了比特幣外,萊特幣、ETC、BCH等數字貨幣也有幾百倍、甚至幾千倍的漲幅。在這一波投機紅利中,“90后”搶佔先機。一位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內部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數字貨幣投資者的年齡多集中在25-35歲之間。

在傳統金融行業任職的包先生因朋友介紹於2015年進入了“幣圈”。他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當初買進最多的是萊特幣,2017年初“狗狗幣”漲勢比較好,又開始買“狗狗幣”,目前身邊的朋友都在玩。在收益方面,包先生介紹,“去年行情比較好,大概有十幾倍的收益”。

巨大的財富效應讓區塊鏈不再是一個小眾市場,人人都想分得一杯羹,沒有投資的人后悔沒買幾個幣備著,早早實現財富自由。而真正享受到這一波投機紅利的投資者心裡也不踏實。“八年翻了2000倍的比特幣,誰能拿住不賣,我敬他是條漢子。”有資深投資者感嘆道。“數字資產是建立在區塊鏈上炒作的題材,目前仍是一個大熱的態勢,圈子裡每天都有人在獲利,這應該不是一個正常的經濟現象。”包先生也說道。

除了散戶涌入外,公司也借區塊鏈概念炒作股價。從美股的迅雷、暴風、人人公司、柯達公司,到港股的美圖公司等,雖然這些公司推出的區塊鏈項目各有特色,但相同的地方在於,項目或計劃公布之后,股價便有不同程度的大幅上漲。

而隨后這股風潮也迅速刮到了國內的A股市場,讓許多業內資深專家大呼“看不懂”。在上周,A股市場區塊鏈概念股集體暴漲,部分個股連續漲停,這也引來許多“名不見經傳”的公司紛紛發布公告表示將推出區塊鏈項目,謀求蹭上這一波熱點。而在收到交易所問詢函或互動平台的提問時,有公司積極回應,也有公司緊急澄清,撇清關系。

各國監管加強圍剿

談到區塊鏈,可能大家會想到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但並不太清楚區塊鏈到底是什麼,有什麼作用。在蘇寧金融研究院區塊鏈實驗室首席研究員洪蜀寧看來,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數據庫,同時作為比特幣的底層技術存在,存儲著一個點對點網絡上的資產和交易信息,具有去中心化、開放性、自治性、信息不可篡改、匿名性等特征。區塊鏈技術是比特幣的底層技術,比特幣是區塊鏈技術的第一個應用,也是目前為止最成功的應用,所以一提區塊鏈就聯想到虛擬幣是很正常的一種想法。但區塊鏈不僅僅是虛擬幣,更是與“炒幣”無關,研究區塊鏈的大多是技術圈和銀行圈,熱衷炒幣的大多是投資圈的人。

在國內監管叫停數字貨幣對人民幣交易后,國內數字貨幣交易平台也將重心放在日本、韓國、泰國、新加坡等海外市場,不少投資者也開始轉戰海外市場進行投資。不過,泡沫堆積后,各國監管也在加強圍剿。

據悉,在規模方面,數字貨幣交易市場已躍升至主流金融市場。相關網站統計,利用所謂的區塊鏈概念產生的代幣、虛擬幣有2000多種。總流通的市值超過4萬億元,日成交金額超過3000億元,逼近滬深股市。

逼近4萬億元的交易市場,其中不乏有蹭熱點甚至是行騙的行為,此外,一些變相ICO活動也在持續。為此,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前幾日發文指出,隨著各地ICO項目逐步完成清退,以發行迅雷“鏈克”(原名“玩客幣”)為代表,一種名為“以礦機為核心發行虛擬數字資產”(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風險隱患。以迅雷“鏈克”為例,發行企業實際上是用“鏈克”代替了對參與者所貢獻服務的法幣付款義務,本質上是一種融資行為,是變相ICO。同時,迅雷還通過招商大會頻繁推銷、發布交易教程助推炒作等方式,吸引大量不具備識別能力的群眾卷入其中。

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呼吁,廣大消費者和投資者應認清相關模式的本質,增強風險防范意識,理性投資,不要盲目跟風炒作。對於IMO模式以及各類通過部署境外服務器繼續面向境內居民開辦ICO及“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服務,發現涉及非法金融活動的,可向有關監管機關或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舉報,對其中涉嫌違法犯罪的,可向公安機關報案。

更為重要的是,有消息稱,公安部、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 工信部、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和相關企業表示,將採取聯合治理模式,攜手更多的政府部門和企業,打擊網絡黑色產業鏈力度,共同構建“網絡安全共同體”。

此外,美國、韓國、德國等國也有望加強對數字貨幣的監管。日前,有消息稱,美國監管當局也看到了近期虛擬貨幣投資行為飆升的情況,監管機構有望對比特幣採取“全面措施”。此外,韓國可能關閉數字貨幣交易所,德國則呼吁監管數字貨幣必須全球統一行動。

如何良性發展

在投機泡沫積聚、監管風聲四起之時,不少區塊鏈研究者擔憂數字貨幣市場會在投機和炒作中崩盤,而導致之前對區塊鏈的研究成果化為泡影。

據洪蜀寧介紹,國內大致分為“鏈圈”和“幣圈”兩個不同的圈子。“鏈圈”主要是在研究區塊鏈底層技術及其實際應用,相對比較低調,有很多研究機構、金融機構都在做這些事,但規模普遍比較小,影響力也不大。至於“幣圈”,目前的確是投機風日盛,絕大多數都是蹭熱點甚至是行騙,很多應用場景並不一定需要用到區塊鏈,許多項目並沒有多方協作的需求,硬是為了用區塊鏈而區塊鏈。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區塊鏈在國內的應用目前還是在金融業,主要是銀行,還有一些保險公司,2017年國內區塊鏈應用開始陸續落地,僅金融業公開宣傳的區塊鏈應用就有20個以上,主要圍繞積分、清算、資產管理、貿易金融、供應鏈金融等領域。

洪蜀寧解釋稱,區塊鏈分公有鏈和聯盟鏈,公有鏈因為激勵機制的原因必須內置虛擬幣用於獎勵記賬者,聯盟鏈的記賬成本一般由聯盟成員自行承擔,所以可以不使用虛擬幣。考慮到合規因素,國內的金融行業基本都是採用聯盟鏈的方式。但在實際應用過程中也發現,由於缺少數字貨幣這一重要環節,很多智能合約應用無法實現,比如款項支付、資金劃撥等,整個行業都在等待人民銀行的法定數字貨幣出台。

另外,洪蜀寧也提到,聯盟鏈落地應用還有一個很大的障礙就是開放性問題,區塊鏈是去中心化的平台,區塊鏈聯盟必須是一個公開、平等、開放的合作平台,各成員地位平等,互惠互利,否則就又回到中心化應用的老路上了。這一點是各機構特別是大型的、具有相對壟斷性地位的機構在推動區塊鏈應用時必須正視的問題,區塊鏈和中心化二者是不可調和的,隻有放棄壟斷地位才能享受區塊鏈帶來的好處。“我個人認為,區塊鏈技術的推動將不會由BAT來主導,而是由其他不具有壟斷性地位的公司主導,區塊鏈的普及會帶來更加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

在稀財匯創始人、500金研究院院長肖磊看來,區塊鏈現在正處在爆發性開拓應用的階段,聚集了大量的資金和投資者,但有很多與區塊鏈無關的企業都想“插一腳”。實際上這與最早的“挖金礦”類似,有人發現了金礦,便會出現萬人空巷、集體去挖礦的情況。而現在的區塊鏈,便是市場上的“金礦”。

肖磊認為,區塊鏈本身是一個較為復雜的基礎性技術,很難在短時間內為企業帶來實際的高額利潤,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短期內風險是非常大的。而且很多企業的項目並不需要區塊鏈技術來解決,是硬加上去的,這對投資的辨識能力要求非常高。現在有將近90%的區塊鏈項目是“空氣”類型的項目,是毫無意義的。

“解決投機的問題,還是要通過市場的手段,目前有許多新上的代幣已經跌破了發行價,慢慢就會失去現在的熱度。從監管的層面講,一定要防范較大的上市公司進入到這個市場。”肖磊說道。

洪蜀寧也表示,公有鏈技術離不開虛擬幣,ICO/IFO這種方式可以為真正立志於公有鏈技術研發的初創團隊籌集足夠的資金,是有益的。區塊鏈技術作為一種全新的技術,國內外差距不大,應該鼓勵各種嘗試。任何一種革命性的新技術都會帶來投機和泡沫,當年的互聯網泡沫破滅以后,給我們帶來的是更加先進、發達的互聯網技術和應用。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張弛/文 賈叢叢/制表

■如何用人民幣投資數字貨幣

第一步:挑選靠譜交易平台

第二步:注冊並實名認証

第三步:進入“法幣交易”,購買BTC(比特幣)或USDT(1USDT≒1美元)

第四步:通過資產管理進行資產劃轉,將買到的BTC或USDT從法幣交易賬戶轉入幣幣交易賬戶

最后:進入幣幣交易,參與其他數字貨幣的交易

(責編:李棟、趙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