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聯卡支付寶走進生活 俄羅斯擁抱“中國式支付”

本報駐俄羅斯記者  吳  焰  張曉東

2018年01月16日07: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在俄羅斯,銀聯卡已擁有了相當規模的覆蓋率。圖為商場裡隨處可見的銀聯卡標識。
  本報記者 吳 焰攝

  到商場購物,一張銀聯卡盡可搞定﹔乘地鐵公交,用支付寶掃碼就成……中國人熟悉的“刷卡掃碼”支付方式,正快速推廣到俄羅斯越來越多的城市和商業服務系統。

  步入新年,來自銀聯國際的消息稱: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賽前,當地自動取款機(ATM)和商戶POS終端的銀聯卡受理覆蓋率,將進一步提高到90%。莫斯科、聖彼得堡、加裡寧格勒、伏爾加格勒等比賽承辦城市,將基本實現銀聯卡受理無障礙。俄羅斯航空、西伯利亞航空等航空公司官網上,也提供銀聯卡支付服務。

  幾乎同時,在俄羅斯營業額排名第三、第四位的兩家大型連鎖超市“蓮塔”和“迪克西”也表示,將在中國春節前后正式啟用支付寶系統。此前,莫斯科市公交、地鐵、付費自行車等城市交通系統,相繼宣布引入支付寶,可以掃碼購票。

  無論是以銀聯為主的傳統結算模式,還是以支付寶為代表的新型移動支付,“中國式支付”在提速落地俄羅斯的同時,也為雙方未來合作打開新的空間。

  跟隨國人大步“出海”

  “接受支付寶是我們的主意。要知道,這是中國最流行的支付方式之一。”去年7月,位於紅場附近的全俄高檔購物中心莫斯科中央百貨商場,首次啟動了支付寶系統。當被俄媒問及此舉初衷時,商場執行總裁亞歷山大·帕夫洛夫如是表述。

  中國龐大的游客群體與消費能力,是俄羅斯銀行系統願意與銀聯、支付寶合作的重要原因,也是無數商戶樂意接入支付系統的興趣所在。

  俄羅斯“世界無國界”旅游協會近日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有超過90萬名“免簽証”團中國游客到訪,比上年增加18%。據預估,2018年世界杯期間,赴俄羅斯觀賽的中國游客至少10萬人。中國駐俄使館的統計也表明,在俄中國留學生已達3萬多人,近年來每年中俄人員往來超過300萬人次。

  “我們注意到中國人的數量在持續增長。”俄羅斯外貿銀行商業部主任阿列克謝稱,“這一市場的潛在規模將達每年3000億盧布(約合330億元人民幣)”。

  可以佐証此觀點的是:據帕夫洛夫透露,莫斯科中央百貨商場目前9%的營業額來自中國游客。另一座著名旅游城市聖彼得堡的列寧格勒商場,中國消費者貢獻的營業額比例更高達22%。

  事實上,為爭取市場和用戶,中國的支付企業也在想方設法,包括採用“補貼”“優惠”等方式。俄羅斯各大機場免稅店、商場,常見貼著類似“刷銀聯卡八五折”的優惠信息,支付寶也以“最優惠匯率”來吸引用戶。莫斯科加加林廣場商圈,商家店鋪林立,八成以上標示可用銀聯卡。在一家品牌專賣鞋店,售貨員瓦蓮金娜告訴記者,店裡用銀聯支付已有9年。

  越來越多的俄羅斯本地居民也開始辦理和使用銀聯卡。天然氣工業銀行、俄羅斯農業銀行、濱海社會銀行等當地10余家銀行,已累計發行銀聯卡近130萬張。2017年7月,銀聯國際與俄羅斯國家支付卡公司實現了發卡合作,原來隻能在俄境內使用的MIR卡,擴大到銀聯網絡覆蓋的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大大提升了俄羅斯居民的跨境用卡便利性。

  一帶一路創造更多契機

  俄羅斯加快引入“中國式支付”,還有一些背景。

  以銀聯為例,其進入俄羅斯市場是在2006年,但爆發式增長主要在2014年后。那一年,受美歐制裁,在俄羅斯信用卡市場上佔主導地位的維薩卡與萬事達卡,停止提供在俄羅斯多家銀行的支付服務。俄政府因此“痛定思痛”,決心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統,實現多元化結算體系。其時,中俄兩國已確立了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作為世界知名的國際信用卡之一的中國銀聯,受到更多關注。據中國銀聯駐俄代表樊繼光介紹,之后的3年,銀聯在當地的發卡量激增到200萬張。

  “一帶一路”的建設,也為中俄金融合作創造了更大契機。

  一方面,隨著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的推進,“一帶一路”區域內來往人員的支付需要暢通便利﹔另一方面,以俄羅斯為主要輻射源,包括中亞、獨聯體國家在內,均有提高金融支付現代化水平、維護本國金融安全、減少現金使用的需求。

  去年5月,俄最大銀行聯邦儲蓄銀行啟動銀聯卡受理業務﹔8月,俄第二大銀行外貿銀行也在實現所有ATM可用銀聯卡的基礎上,開通旗下商戶受理銀聯卡。僅2017年,俄羅斯境內受理銀聯卡的商戶和ATM機數量增長均在1倍以上,累計達63萬家商戶和10萬台ATM。而在“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和地區,使用銀聯卡的已有50多個。

  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中國在移動支付領域的出色領跑。

  近些年,中國移動支付企業無現金服務全球化的步伐加快,不僅有以支付寶、微信為代表的新型移動支付企業,連銀聯這樣傳統的跨境支付機構也推出了“雲閃付”等移動支付方式,發展之快、應用之廣,令歐美國家難以企及。在歐美、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僅支付寶就接入了12萬多家海外線下商戶,支持18種外幣結算。當德國青年阿福向總統寫信“希望把支付寶帶回德國”、中國熱門移動應用在海外本地化誕生了“印度版支付寶”“菲律賓版微信支付”,渴望金融創新的俄羅斯,希望通過中國成熟的無現金支付技術與經驗,實現“彎道超車”。

  海外故事才剛開始

  面對“中國式支付”在俄羅斯的開疆拓土,無論是銀聯國際還是支付寶方面,相關負責人面對本報記者採訪時都不約而同地強調,“這只是第一步。故事剛剛開始”。

  事實上,“故事”已先一步在東南亞等國家地區拉開帷幕。

  在老撾,2015年11月,由銀聯、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老撾中央銀行共同合作建設的老撾國家銀行卡支付系統項目上線,幫助老撾建起一個覆蓋全境的國家銀行卡支付系統﹔在泰國,繼銀聯芯片卡標准成為泰國的行業標准后,銀聯又為泰國提供銀行卡轉接系統建設標准。銀聯還成為亞洲支付聯盟(APN)跨境芯片卡標准的唯一提供商,並與7家會員機構簽署芯片卡標准授權合作協議——這意味著,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等國的主流轉接網絡,都會把銀聯芯片卡標准作為受理、發卡業務的技術標准。

  俄羅斯是“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國家,也是連接中東歐、輻射獨聯體的關鍵地區。“中國式支付”在這裡的布局落子,不僅意味著人民幣在國際化征程中邁開重要步伐,也通過參與境外市場支付基礎設施建設、技術標准體系的對接和互聯互通,實現技術、產品、服務及品牌等要素的“走出去”,提高在現代支付標准上的話語權。

  “故事”的另一走向,是可能引發一場由互聯網時代金融科技創新帶來的“周邊革命”。以支付寶為例,中國消費者手機裡下載的支付寶應用,來到海外會自動切換成海外版,不僅有“錢包”功能,更提供大量“出境”服務,包括在當地的吃喝玩樂信息、景點門票購買、“附近”商戶優惠等等。正像支付寶俄羅斯地區負責人博格丹·扎羅日內所說,“我們提供的絕不只是支付工具,更希望創造一種改變生活方式的應用。”

  可以預期的是,隨著跨境支付的快速發展,新一輪跨境電子商務交易勢必將急速提升。伴隨著“中國式支付”海外擴張的布局,銀行的業態、信用制度的重建、貨幣的形態、支付的安全、電商平台的打造乃至網聯支付的監管,也將迎來新的挑戰。

  (本報莫斯科1月15日電)  


  《 人民日報 》( 2018年01月16日 03 版)

(責編:李棟、趙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