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家銀行卷走A股超4成利潤 專家:“暴利”只是錯覺

2017年11月11日01:19  來源:人民網
 

人民網北京11月11日電 (記者李海霞)在A股市場,銀行板塊一直是“賺錢大戶”。前三季度A股上市公司共實現淨利潤約2.56萬億元,其中25隻銀行股淨利達1.13萬億,佔比約44%,銀行業亮眼的“成績單”再次成為關注焦點。

平均日賺近41.5億元

10月30日晚間,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光大銀行、民生銀行、華夏銀行、北京銀行、江蘇銀行、無錫銀行、貴陽銀行10家上市銀行集中披露今年三季度報告,至此,25家上市銀行三季報已披露完畢。

數據顯示,1-9月,25家上市銀行合計實現歸屬母公司股東淨利潤11321.8億元,平均日賺近41.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497.5億元,同比增幅4.60%。

除華夏銀行與江陰銀行外, 23家A股上市銀行1-9月淨利潤全部實現正增長。貴陽銀行淨利潤增速最高達18.13%,南京銀行、常熟銀行、寧波銀行、招商銀行、江蘇銀行、無錫銀行、杭州銀行等6家銀行淨利潤同比增幅亦超10%。

“整個中國銀行業的利潤總量是比較大,這主要與中國銀行業的龐大規模相對應。”長沙銀行戰略辦主任王禮在接受人民網專訪時表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銀行業的總資產規模為232萬億元,在全球排名第一,是美國銀行業總資產規模近2倍,日本銀行業總資產規模的近5倍。

據王禮介紹,2016年全國社會融資規模存量155.99萬億元,其中通過銀行貸款形式投放的佔到7成以上,直接融資不到3成,這7成中上市銀行又佔到80%以上,上市銀行利潤總額較大也就不足為奇了。

中國銀行業淨利差相對合理

從佔比來看,上市銀行數量僅為25家,佔所有A股企業總數的比例不足1%,但其淨利潤卻佔據了A股利潤的“半壁江山”。

“乍一看這個數字,很容易讓人產生一個錯覺:認為銀行業‘暴利’,或者說是實體經濟不賺錢,錢都被銀行刮走了。”王禮表示,25家上市銀行和A股上市公司並非一個比較量級層面。

王禮認為,A股上市銀行雖然隻有25家,但其資產規模和利潤總量約佔到全國銀行業的60%以上。另外,考慮到我國直接融資規模相對不高,可以說上市銀行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整個金融業。而A股上市企業3500家,隻佔到全國企業總數的很小部分,兩者不是一個層面的比較。

銀行業“暴利”觀點由來已久,利差高成為了中國銀行業被看做一直處於“躺著即能掙錢”狀態的重要原因。

在王禮看來,隨著利率市場化進程的加快,與英美等發達國家的金融同業比,中國銀行業利差水平已經處在一個相對合理的區間。

“選取2016年英美具有一定知名度銀行對標,發現其利差水平維持在2%左右,富國銀行的淨利差更是達到了2.5%以上。而中國銀行業淨利差平均為2.22%,與發達國家的利差水平非常接近。”王禮說。

12家銀行存款出現下降

進入2017年,中小銀行普遍面臨營收下滑、存款流失和強監管下同業業務收縮的壓力。

存款和同業負債,形成了商業銀行經營資金的主要來源。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9月末,25家上市銀行存款和同業負債佔總負債比重分別為72.55%和17.02%,較6月末變化分別為0.13個和-0.07個百分點。

目前,存款是銀行成本最為低廉的資金來源。然而,三季報顯示,在A股上市的25家銀行中有12家存款出現下降,多為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其中,招商銀行以1680億元和南京銀行以189億元的存款流失成為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銀行之首。

(數據來源:Wind資訊)

“股份行和城商行網點數量相對較少,基礎客群數量相對較少,且中心城市網點和中高端客戶較多,客戶對資金利率敏感度較高,存款搬家情況更為普遍,導致存款波動率相對更高。”王禮認為,部分中小型銀行存款增長困難的情況今年還會持續,可能要持續1∼2年。

而作為另一種資金來源,國有大行同業負債佔比進一步下降,其他類型銀行同業負債佔比均出現不同幅度回升。

東方金誠首席分析師徐承遠認為,是由於中小行存款壓力相比國有大行更大,且二季度同業負債的激烈收縮對中小行開展業務形成較大不利影響,中小銀行三季度普遍存在增加同業負債以充實資金來源的需求。

“在金融去杆杠大背景下,商業銀行同業業務大幅擴張的時代已經結束,隨著監管政策推進,同業業務在資產負債表中的佔比將進一步下降。”徐承遠說。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認為,短時間內,“存款立行”的發展模式又將回歸主流,在廣義貨幣增速放緩,主動負債成本上升的背景下,銀行間的存款競爭可能會有所升溫,零售業務和渠道的價值開始凸顯。

金融去杠杆政策已取得明顯進展

我國金融業快速發展的同時,“脫實向虛”的問題,受到了中央決策層的關注,引起了各界的警惕。

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第五次金融工作會議非常明確地指出,最近這幾年金融業的問題除了杠杆率、債務率之外,有一個很深入的指標,就是內部循環。“整個金融業自己在做同業,銀行之間、銀行証券之間、銀行保險之間、保險銀行之間……反反復復都是‘體內循環’,資金在金融機構內部轉,資產是膨脹了,但是沒有到實體經濟中去。”

“金融業的最本質的工作之一,就是怎麼把金融資源有效地配置到實體經濟中,包括生產和消費活動中,使得生產變得更有效率,消費變得更符合消費者的需要。”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弗裡曼經濟學講席教授、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白重恩說。

在曾剛看來,如果把金融去杠杆理解為消除金融套利,使金融套利業務回歸合理狀態的話,目前已取得顯著進展。

“特殊目的載體(SPV)投資同比少增4萬多億元,增速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47個百分點。”曾剛指出,在監管強化的背景下,今年SPV投資和委托貸款增速明顯放緩,意味著投向實體經濟的資金鏈條縮短,多層嵌套加杠杆加鏈條的現象得到明顯遏制。

從另外一方面來看,金融本身的核心功能是風險控制。如果要金融支持實體經濟,首先它得辨識風險、認識風險。

從三季報披露的數據來看,上市銀行資產質量進一步改善,大部分銀行不良率持續下降。

季報顯示,截至2017年9月末,有19家銀行的不良率較2016年底出現下降,僅有5家上市銀行不良率上升,主要集中在股份制銀行,其中浦發、華夏、平安和民生漲幅居前。

在王禮看來,股份制銀行不良率之所以較高的原因在於,股份制銀行業務處在跑馬圈地的加速擴張階段,發展策略相對更為激進,風險管理半徑急劇放大,風險把控標准有所放鬆,在一些諸如造船、鋼貿等逆周期行業企業中損失較為慘重,在貸款重組風險緩釋后一段時間可能再次暴露。

在曾剛看來,盡管如此, 2012年以來商業銀行不良持續“雙升”的勢頭,有望出現拐點。

“預計金融工作會議后,更為協調統一的監管架構下,資管新規以及銀行理財監管規定都將陸續推出,對相關業務的未來發展方向將產生深遠影響,需密切關注。”曾剛說。 

(責編:王吉全)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