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根收緊 前9月貸款類信托規模漲三成

程維妙

2017年10月12日08:11  來源:北京商報
 

在今年去杠杆浪潮下,銀行貸款空間壓縮,信托再次接盤,疊加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上漲,推升了信托融資規模。據用益信托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9個月,貸款類信托發行規模累計超過4500億元,比去年同期的約3000億元增長了33%,其中房地產類貸款是較為凸顯的一部分。業內人士認為,大量投向房地產等領域的信托貸款資金可能降低貨幣政策的執行效果,但這一現象或只是階段性的。

信托融資快速擴張

根據用益信托的統計數據,9月貸款類信托發行177款,規模516.33億元,數量和規模均比8月有小幅下降,為連續第二個月環比下滑。不過,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今年前9個月,貸款類信托發行規模累計已達4532億元,比去年同期的3014億元增長了33%。

與這組數據相呼應的是,據央行發布的今年前8個月社會融資規模數據,在嚴監管下,信托融資依然呈現逆勢高增長,前8個月新增規模超過1.54萬億元,接近2016年全年新增規模的兩倍。

信托作為調控政策“緩沖墊”的功能再次顯現。今年以來,央行實行貨幣從緊政策,銀行信貸額度相當緊張,加上監管對違規現象處罰加碼,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表示,銀行貸款空間壓縮,對信托貸款形成擠出效應。同時債市波動劇烈,企業發債融資難度加大,直接融資方式多有限制,凸顯了信托貸款的靈活性優勢。

光大信托研究員袁吉偉進一步指出,由於操作最簡便,法律法規較完善,貸款信托佔比也較其他方式高。今年貸款類信托的增長,與實體經濟回暖、融資需求上升以及通道業務回流都有關系。

房地產信托吸金能力顯著

說到通道業務回流,也能佐証銀行貸款受限對信托貸款的擠出效應。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表示,其實信托的早期發展就是銀行業務帶過來的,最早信托業沒有特別多的資金來源,主要靠為銀行走單一通道的模式發展,而規模極大,之后才逐漸出現集合類信托等品種,信托公司開始主動管理業務。

“目前來說銀行依然是比較重要的影響。”廖鶴凱說道,在銀行貸款收緊的情況下,房地產類信托回溫也是其中的一個表現。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房地產信托融資規模明顯上漲,前9個月共發行1087隻,總發行規模3645.77億元,次於金融類和其他投向類,與其他投向類規模隻差約300億元,而去年房地產類信托還一度低迷。

另據公開資料顯示,在今年5月,還有一家股份制銀行上海分行遭遇了監管重拳。該分行因以“投資資產管理計劃——發放信托貸款”為通道,向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放款,部分資金用於支付土地出讓金,被罰420.34萬元。

持續擴張可能性不大

有業內人士稱,由於信托類貸款並不是銀行的表內業務,故不在央行信貸規模控制范圍之內,這種大量投向基礎設施建設和房地產的信托貸款資金可能降低貨幣政策的執行效果。不過,廖鶴凱認為,這種現象可能只是階段性的。

他分析稱,在目前資金面比較緊張的情況下,企業融資成本較高,如果再遇到銀行貸款展期有問題,企業就會提前做好融資打算,不僅是通過信托,資管等渠道也可能被用來融資,以多方面緩解后續資金緊張的情況。袁吉偉還提到,根據監管規定,集合資金信托中貸款信托佔比不能高於30%。

對於貸款類信托的風險,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不高。袁吉偉表示,貸款信托風險在於到期融資方違約不能兌付的問題,與其他債權類信托風險相似。廖鶴凱進一步稱,貸款信托相對簡單,因為多數是抵押貸款,借款人還不上錢的話,公司還可以通過凍結抵押物、資產保全等方式補救,加上金融機構現在對業務要求更為嚴格,所以風險整體可控。北京商報記者 程維妙

(責編:李棟、趙爽)

推薦閱讀